桥上人生 - 桥梁文章|桥梁美文|桥梁论文 - 桥言桥语-桥梁网-桥梁工程师之家|我们致力于为桥梁爱好者提供动力!

桥上人生
2015-09-19 13:55:49   来源:散文吧   评论:0 点击:

倚桥,有风在等。这风似高山而来的僧侣,自有一份随意的旷达。拂水便活,泊枝便绿,吻花便醉。有风,桥便多了一份俊秀;春,风拟桥为舟载
   倚,有风在等。这风似高山而来的僧侣,自有一份随意的旷达。拂水便活,泊枝便绿,吻花便醉。

有风,桥便多了一份俊秀;,风拟桥为舟载旧年秩事;,风摇桥为扇歌尽春秋情肠;秋,风停桥为霜荡涤尘泥黄浆;,风呼落木萧萧阅瘦文章。风是四季,四季如风。

倚桥,有润心。暮雨侵堤,水如蓝染。黄昏像蒙了纱的丹青,昏中绣绿。桥上,小白狗拔腿甩雨,站在雨中的人呆了,雨线如针缝着零零落落的旧怨新欢,湿了眼,湿了些许回忆

宋人蒋捷在《虞美人·听雨》所写:“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蒋捷在雨中听出了人生百味。年少的他,放浪不羁,不识愁滋味,那时的雨温润、抒情且浪漫;壮年,生活颠沛流离,宏志难酬,这时的雨便显得纷纷扬扬,飘飘荡荡,四海无依;老年,历经离乱,形容枯槁,鬓发如霜,叹世事变迁,此时的雨声更多的是一份孤独寂寞的冷冷溥清。

人这一生无不与风风雨雨相携相亲。桥上听雨,别有滋味,任凭过往流离于时间之外。让离合悲欢随风而逝。无遮无拦的桥,一蓑烟雨纵平生。

桥不怕风风雨雨,它向它们挑战,它向孤单挑战,它向冷漠挑战。没有风雨随行,桥就像无依无靠,冷清干瘪的躯壳,没有了灵魂。人生何不如此,有了风雨来袭,生活便多了曲折荡漾,有了荡漾就多了与之对抗的坚韧与稳固。不经沉浮何来壮阔?生命因风雨多舛而格外精彩丰盈。

倚桥,有伴同行。

桥接泊两地,成了往来人世的主客,传达友的红线娘。它把微笑洒播,它把繁华了却,还自然一脉本真。桥,像我们前行的指路人,每天欢送我们出行,回来时为我们接风洗尘。它不管世间繁华三千,只顾自己简简单单。无视春花秋月,孤独着,冷清着。逼真地活在寂寞里,任由别人行来踏去,不急不躁;随风雨侵袭,只是静静地等,静静地候,固守着没有结局的结局,在寒把月亏等成月圆,把离别的泪等成相逢的花。

行走于世的我们,谁不想有伴共渡风雨。从此岸到彼岸,过桥的人,寻的不就是稳固与结实的生活吗?纷扰世间,太多的喧哗把我们逼向一条追索无尽的道路,日新月异的精彩满盈于脑,满得找不着方向,太多不必要的迷幻反而徒增许多的虚空与急迫。骤升的急迫感更是让人仿佛找不到安全的港湾而倍显孤单。

都说世上没有陌生客,只有来不及认识的朋友。如果你把自己当成别人黑暗中的一盏灯,你便把孤单转化成慈悲的身,把淡薄的冷化为善意的暖。

走上桥,仿佛一脚踏入南山,与陶潜带月荷锄;回顾,突见李白门前的明月,看他斗酒诗百篇;抬首,恰入深山古寺,与王维对视抚琴参禅悟理,

过得桥身就像走入由繁入简,由虚入实,由喧哗到平淡的世界,化得了身心的自由,身也轻了,世事淡了,心与灵魂近了,心与自然就近了。

心与自然近了,一切就可自由转换。桥是风,桥替它呼风唤雨,替它行走人生。树是桥,树帮它站立,桥帮树传播花香解释语。白鹭是你,你通晓它的内野,同情它惊恐人类对它肆意的戕害与暴行。世间万物彼此懂得,即是一种有归属的幸福

倚桥,乐景赏心。

桥是静态的,却无时无刻不在前行,它宛如天地的游子,迎接素昧平生的两地,随时处于整装待发之态,生命的旺盛是它必然于世的姿态。此岸树茂草盛,蔓虅盈荡。彼岸一排排的榕树像历史铺开的书卷,一绺绺依身而悬的根须绾成岁月的发髻,密密麻麻经年漆黑着,树间蝉声如浪,时而如千军万马齐喑,时而如秦宫汉院中的妃嫔凄切悲咽。

远望一层层被丛竹撩起的绿雾隐隐约约,细听阳光在树隙间洗漱,鸟儿在草间戏食,花儿与蜜蜂低喁。桥上偶有钓者,年少的设海竿固桥,人跑到别处小歇,老者执竿静立,一站半小时巍然不动,不知他们钓的是哪路风景。老者一直冷静地盯着水面,身旁几罐鱼饵,散发着陈年酒香,无篓无网,钓上的鱼,随意抛入河中。他钓的不是鱼,是快乐吗?河心水泛涟漪,风月无边。

看景,心是动的,万物悦目。仿佛人在画中行走。原来美就存身边。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卞之琳的《断章》足够美,里面的桥、楼、人、窗、月、梦都是自成格局的美,无可替代,无法复制。自然、社会、周身处处皆有景,当你羡慕着别人,追随着别人成功的脚步,可知,你也是那个别人心目中耀目的景。景与人,景与人生,皆绘于目,隐于心,层出不穷,只在于你看万物的角度与心态而已。残损有残损的遗憾之美,花谢花落也有其颓败震憾的美。心美,人生也美丽。

每天清晨,穿越桥的路上,我都可以看到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伯拿着扫把把马路上的落叶归聚焚烧,垃圾分门别类清理得干干净净,地面光洁如镜,他无视路人侧面,脸上始终平淡安然,霞光一束束影印到那斑白的发上,谁说老伯不是一处宁静壮美的景?青衣、布袋、扫把、晨曦、鸟语构成一幅永远流动的画卷。或许他的生活相当清贫,或许他的家人还等着他的照顾,而他长年累月地忙碌清扫,他所清扫的难道只是一处的垃圾吗?

倚桥,感世态变化。月还是当初的月,桥还是昔日的桥。

一年前,我时常看到岸边有两只白鹭在水中翩跹起舞。洁白的羽毛胜似晶莹的雪,时而腾空凌翔划出优美的孤线,时而轻盈掠水俏立于礁石上,三两声引吭,就像在吟诵一阙无人能懂的清词,那声音美得叫人心颤。雌鹭在前面飞,雄鹭必跟左右,仙女罗裙的羽毛白得让周边的水草丽花顿然失色。

我惊诧这优美的舞者,沸腾的城市难得一见这样的空中精灵,它独傲地飞着,飞向远方,我的眼睛随着那不轻易吐露的清词湿了片片。

半年来,与白鹭朝夕相见,几乎天天可以欣赏到它们在蓝天白云下投下的美姿,这姿态卓绝摄魂。不知为什么我像迷恋一个人一样深深迷恋着它们。半年后,再没看到它们,我有些失魂落魄,像丢了一件非常珍贵的东西,却不知丢在哪里。一直穿梭在半年的流光中,固守着一定可以找到它们的信念,支撑着我行走在曾被污染过的瘦河,企图奇迹出现。从北到南,把整条河走完,方圆10多公里的路程再也没有发现那两只矫健而娴雅的白鹭。

空中偶而飞过别枝灰鹊,我以为就是那两只白鹭,一定是的,为什么不是,凭什么不是?我熟悉的白鹭,一定是它们飞回来了,它们回来看我,它们怎舍得离开,离开日日夜夜陪伴着它们的一草一木?我向灰鹊轻挪一步,它们反倒退后百步,空前的打击一下让我跌坐在地,莫非灰鹊也把我当成杀害它们亲朋好友的凶手,所以它们如此惊恐着我,害怕着人类来打扰它们,来涂毒它们。我的心暗暗心疼,无来由倾刻破碎流散。随身掏出还没来得吃的馒头,一块块分开放在不远处,等着它们来吃。一声声孤苦的叫声,划开丛草,全然不惜我自认为的美食,飞身而去。这叫声让我不由得落下泪来,为这种寒冷的抗拒,为这种千山万水的疏离。它们是我永远走不近的朋友,于我,它们只想避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能这样?“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万籁俱寂,无人回应。相对无垠的宇宙,任何生物何其渺小甚微。当我们一旦觉察到了它们的变化,已入万劫不复之地,无能为力。就像时下这渐稀渐零的蝉音。早已不复当初威震寰宇,声彻苍穹的雄势。大片大片森林无端被消失,大片大片的土地耸起手可摘星辰的楼宇,一条条的丰鲤肥草清晰可见的长河一夜之间或干涸化为乌有,或污染得让人谈水色变。那么我们身边那些可怜的生灵要到哪里才可寻觅到它们真正可安的家园

我早应该知道是人类没收了白鹭的生命,我只能用残损的梦,幻想着那空中的美姿。盼望有朝一日能与它们再见,可是它们是回不来的,我早应该知道!

风风雨雨的桥上,我陪伴着它们,它们是否能陪我到底?

倚桥,有风有雨有景,有人生。

QQ:443067959

相关热词搜索:桥上人生

上一篇:朝阳桥
下一篇:桥梁

分享到: 收藏